典型上海

摩登冷艳的气派

  有人说上海是雌的,说明这座城市有那么几点比较突出,它也因此吸引了一些容易浮想联翩的人们。还有一种说法,说杭州是大家闺秀,苏州是小家碧玉,而上海则像摩登少妇。这就意味着这是一座经常让年轻男人头晕目眩而找不到方向的城市。我想见过“摩登少妇”的朋友大多曾有过这种感受。这座城市自从上个世纪20年代起就盛产美女,从张恨水和鸳鸯蝴蝶派,以及穆时英、刘呐鸥,尤其是张爱玲的作品中,可以见到各式各样的美女的背影,以及上海这位“千面女郎”的某种强烈的女性特征。

  具有这种特征的城市盛产的美女自然是与众不同,一到上海你就会亲自领略到上海女人的漂亮。在南京路上常可看见漂亮的女士,个子高高的,穿着长裙,婀娜地走着,实在令人目眩,不单是她的媚姿,而是她和周围环境那种动人的谐调。干净并且铺着漂亮的彩色地砖的街道,还有欧式建筑的房子,与妩媚的上海女人搭配起来,无论谁看了都会陶醉的。要是在天晴的时日,慵懒地坐在淮海路的露天咖啡馆,搅动着咖啡四顾,不用等多久必定会有一到数名美女出现。她们的亮丽常常会让你心旷神怡而忘却了身在何处。在上海美女是一种风情,一种向往,一种领先。她们所呈现出的与清纯、贤惠不大相关,更多的是一种摩登风流、妖娆冷艳的气派。

 上海的女人总是带有一种傲视天下的派头,在这所中国最有活力、最具有国际特色的城市里,点缀风景的除了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和绚丽迷人的外滩灯火,首屈一指的便是上海的美女了。她们穿梭在城市的每个角落,给这里增添了非常亮丽的色彩。上海的街头美女率无疑是比较高的,而在一些高雅的音乐会上或是演出中,美女听众的出现率还会大大上升。每逢演出中间休息的时间,厅中总是美女如云,让你看得目不暇接。女人的风情在这里可谓做绝了,这从这个城市里所出产的各种时尚杂志中就能窥见一斑。

  无论是在书刊中,还是在外地人的眼中,上海无疑是洋气的——它不仅还残留着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没落贵族”气,而且新生代的创新精神加快了这个城市的节奏。洋行里的上海小姐对于生活的高品质追求,是令这个城市的商品经济飞速发展的一个很大的因素。也许是由于地域的关系,上海女人得天独厚地拥有了良好的天时地利。尤其是开放以来,各色各样的人闯荡上海滩,给上海女人提供了很好的职业选择,也使她们开阔了眼界。而这种天时地利,同时也塑造了上海女子的独特的个性。同北方姑娘的爽快性格相比,上海女人有着江南女子的娇柔妩媚。她们一般生得细皮嫩肉,白净水灵。我想这主要归功于上海湿润的气候,这种独特的气候也孕育出了独特的海派风情。

  柔弱娇媚嗲文化

  “嗲”是女孩近于天然的举止

  上海美女又被称为“嗲妹妹”,嗲字向来都和上海女孩紧紧相联。这里的“嗲”也是“好”的同义语,充分而恰当地表现了上海美女的让人魂牵梦绕的神情。而北方的姑娘们大多不知“嗲”为何物,她们为这种嗲找了另一个名词,称之为“犯酸”。但是在上海,“嗲”作为人们所认同的文化形态,正在悄然对女性进行塑造。这种嗲文化其实是源自苏杭。也许早在宋代从开封迁都到杭州时,嗲文化就已经发端,这可能是千百年来所形成的江南女儿柔美温婉的佳人风范,正如越剧所表现的那样。因为当时杭州的女性文化是来自开封或是更远的地方。如今上海女人的“嗲”早已闻名大江南北,她们的“嗲”是一个被上海文化所熏陶的女孩近于天然的举止表现。一般来说姑娘谈吐和举止比较委婉可人,还不能说是嗲;一个漂亮但带苏北口音的女孩,人们不会说她“嗲”;一个出身高贵但说话很冲的女人,人们不会说她“嗲”;“发嗲”,包括了一个女人的娇媚、温柔、情趣、谈吐、姿态、出身、学历、技巧等等,其中既有小姑娘的撒娇弄俏,也有大姑娘的忸作态等一系列显示女性柔弱娇媚的魅力的举止,包含有很多不可触摸的因素在其中,从而成为上海女性文化的一个重要成分。

  上海女人的“嗲”与北方女人的“撒娇”有点相似。女人发嗲,也许是因为知道自己的性别优势。一般来说粗壮坚强,豪情侠骨,从来与吴越美女无缘。这种嗲文化熏陶下的美女,大都表现得含蓄委婉、缠绵悱恻。不过有时候“嗲”也是外露的,尤其是在有外人在场的时候,上海女人尤其“嗲”,也不知道是为了让外人知道她多么爱自己的男人,还是为了让别人知道她自己多么风情万种。

  “嗲”有先天的也有后天的,是上海人对女性魅力的一种综合形容。如今的涉外婚姻统计证明,上海的女性,最受西方男性的欢迎。中国的嗲同欧洲比如法国女人相比,有点小家子气。法国女性有一种要力夺“最有魅力女性”的领导地位的倾向,不管长相如何,似乎总认为自己最有魅力,也就是说,法国女性的“嗲”是一种强势嗲,而上海女性的“嗲”,是一种惹人怜爱的弱者之嗲。

  除了“嗲”,上海美女的另一特点是毫无原因的骄傲,骄傲的理由大约是因为——阿拉是上海人。我曾听说现在的上海女孩子一般不会离开上海,除非出国。如果你遇到结伴外出的上海女人,也会领略到她们的骄傲。她们喜欢在异乡的街头或公共场合大声地说着上海话,她们会感觉到所有的人都在注意自己,听自己说话。别人要是问上一句:你们是上海人吗?她们就会莞尔一笑说:是啊,心中却暗说:老土,这还用问嘛。但她们说话的声音却依然甜美与温柔。

  她们中有人经常骄傲地称自己为纯粹的上海人,因为随着到上海打工者的增加,非纯粹的上海人也越来越多,外地年轻女性用不了多久,就能说一口流利的上海阿拉语,你根本分不出到底谁是纯粹的上海人。上海女人的眼里除了上海,其他地方统统是乡下。从交谈中就可以看出她们很骄傲自己是上海人。现在她们已不那么的排他,起码在表面上看,本地的上海女人会和外地人相处得很融洽,至于心里到底怎么想,只有天知道。她们对于洋人的一举一动都很是关心,眼下流行穿什么衣服,戴什么帽子,她们就会很小心地模仿起来,但对内地却所知甚少,比外国人也多不了多少。

  上海美女不只崇洋而且喜欢怀旧,所以她们非常挑剔。走在街头上的女人,你从发型上就一眼能找到老上海的影子,那种特有的打着卷的发型,无论是年轻的或是年长的,都保留着上个世纪30年代的遗韵。走在人民广场地下仿20世纪30年代一条街上,迎面就是一部20世纪30年代的老电车停在街口,引得游人争相拍照,还有老虎灶、上海旗袍店、哈德门烟店、擦皮鞋童匠的雕像以及那悠悠回响的上海钟楼的咚咚声,不由将人们拉回了旧日上海的情境中去。幸好现在的上海突飞猛进,令这个城市再次成为东方明珠。上海的进步不仅改变了城市,同时也改变了上海的女人。

  其实你从上海的女性文学中,就可以看出上海女人的大致。张爱玲笔下的女人是丰富的,依稀代表了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中产阶级女性。她们的目标,便是成为一种“优雅的女人”,这种女人,其表现就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旗袍麻将,宴会舞会。每一个时代都有一种风格,甚至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的不同格调,就好像每一个女人,都有自己与众不同的一整箱衣服,任何一款都会有一则美丽动人的故事。

  一个女人就是一道风景

  上海是个大城市,人来人往,行云流水,什么样的女人都有。漫步在淮海路,或是在国贸大厦的大厅里坐坐,便会发现一个上海女人就是一道风景,她们不好穿同样的衣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上海的女人走在街上,你分不清她是从洋房里出来的,还是从棚户里出来的。上海的女人漂亮,几乎是一种共识。上海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赐予大多数上海女人以细腻、光滑的皮肤,再加上天生对美的敏感,上海女人的装扮大多时髦、得体而不夸张。

  上海女人由于见多识广,早已学会了打扮自己,化妆俏丽,饰物新颖,连内衣的讲究也是出了名的。几乎所有的上海女子都有那么点小布尔乔亚,并将之视若贵族的血统,她们坚信自己是女人中的女人,她们有最新的时装潮流,她们热爱时装、香水、化妆品如同热爱自己的身体一样。她们重视他人的印象和批评。她们在经历了烫发、纹眉的时代,付出了一定学费后,已经学会了什么叫自然美,什么叫清新可人。她们不是衣着的先锋派,但很是注重整体的感觉,她们中总有个别的人不论是否漂亮总愿意鹤立鸡群。

  那些本不是天生丽质的上海女孩都很会打扮。她们生活在花花世界的上海,所以个个都妩媚万分,令人心动。她们都带着一脸公主的表情,目不斜视,如入无人之境,举手投足都流露出一份高贵,仿佛是在检阅整个世界。上海的女人极少有邋遢的,她们宁可委屈肚子也不愿委屈了穿着。在没打扮好之前,宁可迟到也不会出门。穿衣是她们最重要的宗教般的一门功课。她们经常可以花不多的钱穿得十分得体。她们会衡量自己的钱包,然后去美美、巴黎春天,或是陕西路、华亭路,她们会很有分寸地挑选一两件名牌作为她们的主打服饰,用来出席那些重要的约会。

  在穿戴上,她们用心良苦,力求与众不同。上海的女性不仅装饰发型多样,所拎的包也各不相同。年轻人,上着T恤,下穿牛仔,双肩包背在身后,很是精神。年长几岁的,就不敢擅用双肩包和背带裙了。衣裳和饰物就是她们的心情,对于她们而言似乎比生命还要重要。而她们的“时装表演”并不是针对观众的,纯粹是自我的表演。这是典型的上海女子的审美观:不是美给别人看的,而是美给自己看的。她们一般不戴什么首饰,在胸前挂个好玩但不值钱的木头的、石头的东西或是手腕上戴个木石镯子,就可以走在马路上。愈来愈个性化的打扮,是上海女人吸引住无数“爱好者”目光的“诀窍”。她们哪怕是住在狭小的阁楼里,也一定要把自己收拾得三清四落。

  在众多的流行时装中,不能不提的是旗袍。旗袍似乎永远和上海有关,更和上海女人有关。旗袍的发展始终伴随着改良,17世纪初从关外旗人那里传承下来的皇室礼服到了18世纪忽然就演变成这种极其性感的中式女装。正如张爱玲所说:“初始的旗袍是严冷方正的,具有清教徒的风格。”然而有谁料想,日后将孕育出怎样的风情万种。旗袍是20世纪30年代上海不可或缺的经典之作,它第一次将女人自己的心情、自己的故事同整个城市、整个时代自然地连在了一起。旗袍曾经伴随着上海女子走过了几十年的风华,成为了那个时代、这个城市的标志之一。

  20世纪30年代是旗袍的黄金时代,也是海派旗袍的诞生和成型时期。丝袜与高跟鞋使腿部成为旗袍新的视觉中心,对海派旗袍的形成有着重要的意义。高跟鞋使得穿上旗袍的女子更加亭亭玉立,身姿更为挺拔。此时旗袍的亮点开始转移到腿部,为方便女子行走的高裙衩又勾勒出女子美妙的腿部线条。除了天生丽质以外,恐怕就得归功于丝袜和高跟鞋。当然,旗袍外罩一件西式外套,也是当时的流行,看来中西合璧早就为前人所认同。
  20世纪40年代,由于日寇入侵,物资短缺,旗袍变短,变简单。同时高级旗袍更加西洋化,更加时装化。20世纪40年代的高级旗袍,前胸露一片雪白,然而又不过分,“香肩玉臂”不露“声色”,珍珠项链一戴,富贵、雍容、性感尽显。旗袍真可谓是“奇袍”,正规而庄重,富贵而典雅,但于起伏的曲线、裙衩间若隐若现的那点春光间,却也显出了无比的性感和女人味
  近几年随着《花样年华》的上映,旗袍也回到了上海。从来不甘人后的上海摩登女郎发现荧幕上的张曼玉包裹在剪裁得体的旗袍里,不用一句言语,袅娜的身姿便早已流露出种种心事。很自然的,旗袍也就在不知不觉中回到了我们的身边,过去的时代和流行风尚也这样不请自来,旗袍忽又成了女人们最为时髦的服装,尤其是上海女人们的向往。
  于是上海的这个冬天也变得花样妖娆,花样妩媚了。年轻少妇和妙龄淑女热衷于穿旗袍的时髦又在悄然升温。复古是一种潮流,也是一种进步,因为复古意味着再造,而非简单意义上的拷贝。其实这种心情很朴实也很真挚,就像去年街头流行中式短装一样,大家心甘情愿地怀旧,死心塌地地复古。原来老掉牙的东西竟然可以这样迷人,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传统花团锦簇似的织锦锻,以及时兴纹样的真丝面料都成了抢手货。

 
螺丝壳里做道场

      在精打细算方面,上海女人绝对是高手。年轻些的也许还没有学会这种精打细算的好习惯,而年长些的则大多深知“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减价的东西最欢迎,蹩脚东西免谈。说她精打细算,不如说她“便宜要贪,亏吃不得”。每天早上在菜场上,她们把她们的各种本领发挥得淋漓尽致。她们会把菜贩的价钱压到最低,然后凶巴巴地对菜贩说:“给我称准点,我懂秤的。”买完了,她们当然不会忘记再抓一把菜才走。这种上海女人的年龄基本在30岁以上,外地的商人一看见她们来买东西,恐怕是会很头痛的。要是文质彬彬的男人来买菜,他们通常是不太注意价格和质量的,这些可怜的男人们回去后便会遭到家中当权者的一顿臭骂:“你这人啊,真是没用,你看,这种黄叶子菜你都买,还花那么贵钱买,嫁给你算我倒霉了。”

  更有甚者,当她们和商贩压低价钱后,发现又来了顾客,她们马上热情地望着后来者,笑着说:“大姐,这个菜很好的,价钱也便宜,买点吧。”当后来者买完离去,她会面不改色地对小贩说:“我帮你卖了个好价钱,你应该更便宜些卖给我才是。”

  这种精打细算的做法,也使得上海女人在各个方面都有较强的自主性,和港台的女子相比,上海女子更独立一些。她们并不依赖她们所需要的男人,她们的骄傲绝不允许她们向别人要求些什么。有很大一部分上海女人是介于“女强人”和“小女人”之间的。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许多上海女人凭着自己的力量找到了她们的位置,也使她们摆脱了对男人的依赖。上海女人的精明能干,是绝不亚于上海男人的。如果男人愿意送东西给她们,那也是男人的主动奉献。她们的工资足以养活自己,并且还能添置不少衣服和化妆品。

  由于长期受到海派文化的影响,上海女子大多见多识广,形成了细润、精致、灵秀、聪明、干练的特点。上海女子以善理财著称。她们“会做人”,很大程度能起到“帮夫”的作用。她们只要撇一眼陌生人,便会在心里迅速地为对方定性,而不被别人的意见左右,当然也不会妄加评论。她们中的不少人因为从小在相对拥挤的生存环境中成长,所以更明白生意场上的左右逢源,在具体事情上样样料定,刻意之心几乎精益求精。她们喜欢将丈夫当做心爱的家产来管理,并为自己培养的结果而沾沾自喜。或许这会使你有点累,但上海女子是那种使你累而又累得心甘情愿的女人,有时候她们一个妩媚的微笑就会令你觉得有所回报了。

  上海女人在行使她们的优势时多少有点我行我素。她们也许会在某件小事上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但这只是征求意见而已,其实她们心里早有打算,如果你聪明的话最好就顺着她的意思,免得自讨没趣。她们是一所教育你成为绅士的学校。你除了会献花之外,还要会做饭——结婚不出一年,你将成为小有水平的厨师。上海女人的忍耐性、柔韧性是其他城市女人学不到的。她们中的不少人依然保持着传统的东方女性的禀性。许多有高学历的上海女人把丈夫的事业看得很重,她们以丈夫为荣,甘于做“幕后”,识大体,懂分寸,有牺牲精神,可谓是成功男士的良好伴侣。骨子里,大部分的上海女人希望自己的丈夫出人头地,所以一旦丈夫的事业有了起色,大部分的上海女人还是能够任劳任怨,做贤妻良母的。

  爱情绝缘体

  在上海很少有私奔的事情。这里的人们什么都见过。她们知道生活难免很辛苦,得到的每一分都那么的不容易。典型的上海女性常常没有很特别的梦想,而有梦想的,多是外来的小知识分子。上海女人举止得体、雅致,有女人味,但鲜有那种为爱不顾一切的“烈女”。上海的美女比较务实,等待白马王子的女性基本梦想在这里几乎成为笑柄,多数的上海女人知道自己的优势,年轻、漂亮,且有文化,那当然得趁年轻给自己找个好人家。她们一般都怀疑海枯石烂的爱情的存在,更别说一见钟情了。听着戴安娜的故事,和听安徒生的童话故 事是一样的。所以戴安娜的死,并不会让此地的美女特别伤心。上海美女比较实际,知足常乐。年轻时她们也接触流行音乐,对艺术有一点喜欢,等到大了,结婚生孩子了,几乎没了动脑筋的空闲,只好去看一点电视连续剧了。只要比较过得去,她们中的大部分愿意相信眼前的机会是最好或最后的机会。她们微笑着接受长辈、同事、朋友的相亲通知,坦陈自己的条件和要求,大方地问对方一个月赚多少钱,有多少存款,有没有婚房。这里的男人与女人就在相互评估与相互爱慕□□同生活,更多的缘分只是擦身而过。

  但这种缘分的流失似乎并不影响女人的美,女人们依旧青春亮丽。上海女人的美带着香气,也带点霸气。她们非常挑剔,精致而贴近时尚,华丽而又注重细节。在无论多杂乱的人群中,上海女人必定是最先被人分辨出的,原因是她们有自己的态。她们的妆化得淡淡的,但绝对是工笔一路;她们的衣着多素雅,但是醒目,基本没有“犯冲”的颜色;她们没有一眼就看破的潮流,但绝不落伍,尤其是小的饰品,是上海女人的杀手锏。上海女人,不一定激情澎湃,不一定有傲人的三围,不一定柳眉大眼,不一定是个尤物,但她们能够赢得男人的目光,同时可以获得女人的认同。她们眼光挑剔,没有温度,拒人于千里之外,若有例外,也基本看得出里面保藏着的心机。她们的举止极为小心,不会有忘情的哭和笑,脸上的表情都很标准,她们感性而不性感。如今早已经不再是卖弄性感的年代,早已经摆脱男性沙文主义的重点搜寻、新时代性感的定义,跳脱感官诉求,跳脱年龄界限,所呈现的,是更多内在性格的丰富与柏拉图式的精神想像。这个时代的性感,是一种气质,是一种对自我的自信与态度,摆脱狭隘的身材标准,放弃无意义的卖弄,女人可以在新时代中活出真正属于自己的性感气味。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